编者按

都说宁波方言“石骨铁硬”。的确,这“石骨铁硬”的宁波话伴随着我们长大。一方乡音,一方文化。细细探究我们的宁波话,你会发现其中蕴含的趣味:

宁波话是一串串动感的音符:来发,来发,米索西哆来(来发,来发,棉纱线拿来)。天然带着音乐感;

宁波话是一道道诱人的美食:红膏呛蟹咸眯眯,大汤黄鱼摆咸齑,保准让你垂涎三尺;

宁波话自带“比喻体”,形象生动:办事不得力者像“脱脚毛蟹”,精神萎靡不振像“瘟鸡耷头”,让人忍俊不禁;

宁波话自带“夸张体”,说到极致:甜,甜到“蜜蜜丝甜”;亲,亲到“嫡骨斯亲”,让人浮想联翩……

宁波方言,就是我们宁波人活的生活,活的历史。它厚厚地承载着宁波七千多年的历史,它忠实地记录着每一个宁波人的轨迹。宁波话已经融入了我们的骨血,甚至成为了一缕“乡音未改鬓毛衰”的“乡愁”。

读着本期来稿,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股带着“海腥味”的宁波话:带着“新宁波人”听不懂宁波话的困惑和尴尬,带着宁波“小娘”和“小顽”(女孩和男孩)唱宁波话童谣的快乐和自豪,更带着家里的长辈对孩子的挂念和希望……在这里你将看到“石骨铁硬”的宁波话也变得柔软而温存,在这里你将看到“石骨铁硬”的宁波话也在与时俱进,海纳百川……

还等什么,就让我们一起走进本期的“银梦·七色笔”去感受宁波话的魅力吧!


责任编辑:阳光下的稻草人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银梦·七色笔 >> 期刊列表 >> 石骨铁硬宁波话(2016.3)

主办:鄞州区教育装备与信息管理中心    协办:鄞州区教育局教研室 鄞州区教育学会  
本站域名:ymqsb.nbyzedu.cn 浙ICP备05018215号